必发36577乐趣网投-人民网重庆视窗_联合国儿童基金会

必发36577乐趣网投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白柳这个人,他才遇见两天,就让他不自觉地做了这么多奇怪的事。

魏子凡:“……”

魏子凡一眼就看到了白柳,他跑在最前面,后面紧跟一人。

白柳一到家,帮着魏子凡取下背包,催促他去洗澡。

“当然,内裤掉下来的那刻我只想抽死你。”

“阿凡呐,我有点害怕把你弄疼了怎么办?”白柳抱住魏子凡,舌头轻轻地舔舐了下魏子凡的脖子。

白柳却不赞同:“不对。我也裸睡。”

辅导员善意地瞥了一眼程旭,“我还在这儿,注意点口癖。”

“蚊子咬的。”

“难为你还早起了,真不容易。太阳打南边升起了吧。”

吃完晚饭,温媛打发白柳白笙两兄弟各玩各的去,自己和魏子凡去厨房洗碗。

魏宇举在半空中的手又垂了下去,他深深地叹了口气,好久才开口说话:“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”

又来了,这次忍不了。

不想把事情弄得复杂,魏子凡决定要把一切掐死在摇篮里,就能让它发芽成长。

“阿凡醒醒。”

魏子凡心想,不是穿不穿的原因,而是他不适合。

白柳问:“怎么了?”

第9章 第9章

事实上白柳说的是对的,魏子凡在一阵阵喘息之中,忘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腰酸好了不少,温媛适时让白柳松手去吃饭,一边忍不住感慨:“手艺不错,以后多给小凡多揉揉。”

总有种奇怪的既视感。

“啊,他们就是这副模样。”老三叶尧无奈地笑了笑,他蹲下推了推魏子凡,魏子凡纹丝不动,安然做梦。

好吧,是他自己愚蠢了。

魏子凡转身,看到老大喘着气跑来,他冷笑一声说:“二哥三哥,回去备水磨刀。”

“您讲就好了。”

魏子凡说:“话虽然如此,但您也不必……”

魏子凡张口刚想说话,一阵风忽然刮起来,卷沙带灰,不远处室友三人抬手指着他头顶,眼睛大睁,呆若木鸡。

老大老二也根据老三地定位赶来了,老大听说阿凡睡着了,尤其兴奋。他围着魏子凡绕了两圈,双手蠢蠢欲动。

白柳看到魏子凡他们走过来,目光从上移到下,脸上的笑意消失,嘴角一撇说:“你们两牵手干什么?”

人群中不知道哪个男生情难自禁,失口说了一句:“原来白学长穿四角内裤啊……”

白柳侧开身,揉了揉白笙的头,过去拉着魏子凡的手十指紧扣,还把手举起来晃了晃说:“我可没吃醋。”

他慢腾腾地爬起来,寝室已经空无一人,魏子凡洗了把脸开了手机,一看微信999+的消息。

魏子凡把刚才的消息截了图,发在群里。

“和凡哥想的差不多,他确实跟着我到了厕所,然后把我推到隔间里想动手动脚。嘴里一直说对我一见钟情、好爱我、天天想我做梦也想。我听的要吐了,一脚直接踢了过去。他胆子挺小的,听到外面有人的声音,自己就出去了,第二天他就走了。”

然而白笙一动也不动,魏子凡耳朵一震,“你这是误伤友军啊。”

“先不说这个,等下你要做为优秀家长发言。”白笙薄唇往上勾了勾,往魏子凡手心里塞了一张打印纸,促狭地说:“这是我写好的稿子,加油哦凡哥。”

魏子凡:啊真烦,他为什么要想这么多。

魏子凡:“……”

白柳提了一大包透明塑料袋东西,他也不怕丢人,大大咧咧地往车这边走来。

“哦,好的。”

白柳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张嘴大喊:“起——床——了——!”

老大泫然欲泣,作势还要去拉魏子凡,被老二老三夹住,他只能大声喊我不是我没有阿凡要相信我。

现在的白柳:傻子,帅气,扛把子,太黏人。

叶尧声音提高了一个度:“怎么回事?是她找你的?不想去就不去了。”

“不过啊。作为柳柳的妈妈,我有必要为他老爹负责。我肯定会告诉他这件事情的。”温媛揉了揉魏子凡的头说:“我这一关好过,他那里就不好对付了。”

白柳对他挤了挤眼睛,魏子凡只当没看见,继续看书。

魏子凡抽身要走,戴云扶了一下眼镜阴险一笑,“壮士别逃,刚才我已经录音了。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白笙带着魏子凡进了教室,让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自己站在旁边。

魏子凡缓了过来,听白允希的话,应该算是同意了,“谢谢叔叔。”

当然一个寝室也不都这样,至少魏子凡负责白柳,他还是很美滋滋的。

程旭理直气壮地说:“你原来只翻译清水的,怎么现在开始啃肉了?”

“放心吧,有我哥帮你顶着,再不济还有我呢,不行了撒撒娇缓解气氛。”白笙见魏子凡愁眉苦脸的,知道自己乱说坏了事,他试着转移话题:“继续说我的事,那个人渣走了之后,我一看到英语就想到他的脸还有那些话,就生理性厌恶,英语也不想学好,就乱做。”

魏子凡窥了一会儿屏,渐渐地睡意来袭,手机贴着脸睡了过去。

白柳把目光上移,看到魏子凡湿漉漉的头发,让他去拿吹风吹吹。

“不是吧?”戴云瞪大眼睛看着叶尧,“你也脱单了?”

“第三,把握好之间的关系,切记有度。”

魏子凡觉得他可以去申请感动A大情侣了。

女人靠在墙上,抱着手不屑地说:“进来吧,他在二楼。请你来还得和请神一样,不八抬大轿还不来。”

车走过一段高速,然后拐上一条笔直的公路,两边是一望无垠的农田,除了隐隐有几户人家外,郊区确实是人烟稀少,如果魏子凡一个人走,他估计去一次就不想来了。

责编: